•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星座文章详情

古代皇帝的这个“特殊”习惯,曾让很多妃子欲哭无泪

2017-12-02阅读 0 星座巫师 我要关注

  狂风呼啸着,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乌云黑漆漆压了下来,乌云之上,轰隆的雷声炸响,霹雳一声,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样的闪电恶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

  

  轰隆!

  

  哗啦!

  

  吼嚎!

  

  这是死亡交响曲!大自然的威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

  

  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旋涡像一只怪兽的嘴,就那么张着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没。狂风暴浪,撕扯着那架无力飞离的小型飞机。

  

  坐在驾驶舱,看似娇小的少女抓握着驾驶杆的手因为用力而泛白,双眸死死地盯着那个旋涡,脸上虽有一丝惧意,但是那双失去血色的唇瓣却还在不停地吐着一串串的咒骂。

  

  “王八蛋,欠踹的家伙,给我说飞机改装好了,什么破机翼,狂风扫几下就断了,是纸糊的吗?明知道我是来百慕大三角洲探险的,还给我这么烂的飞机!这次要是我有命活着回去,你们这帮家伙给我洗干净脖子,我保证不打死你们!”

  

  “啊啊啊!该死的老天,本小姐还没活够呢!”尖叫声被狂风撕碎,楼柒心里哀嚎,我命休矣!

  

  断了机翼的飞机朝着旋涡栽了下去,旋涡无穷无尽的吸力,像是在耻笑这小飞机的不自量力,轰啦一声,滔天的暴雨猛砸下来,像是压在小飞机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下有吸力,上有重砸,小飞机打了几个旋,终是被卷进了旋涡,在浩蓝得像是幽黑的海水里几下翻腾,片刻就失去了踪影。

  

  百慕大神秘三角,果然…名不虚传。

  

  “扑通!”

  

  楼柒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摔移位了,痛得她又想骂天。

  

  但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她在第一时间就察觉了不对。

  

  安静,四周安静得让人觉得诡异。她不是被卷进了神秘海域的恐怖大旋涡里了吗?无边幽蓝的海水呢?鬼哭狼嚎的狂风暴雨呢?甚至,她那飞机的残骸呢?

  

  什么都没有!

  

  这是个什么情况!别告诉她刚才那生死险境是她在做梦,哪有那么清晰真实的梦!

  

  嗅。

  

  哪来的血腥味?

  

  好浓的血腥味!

  

  楼柒倏地睁开眼睛,一片胸膛蓦在映入眼帘,但是那片胸膛上却满布血珠,星星点点的鲜红血珠冒了出来,继而汇成血水流下,然后又有新的血珠继续冒出来。而她的双手,就按在那胸膛两侧。

  

  这是什么鬼!

  

  楼柒想飞速退开,腰间却被紧紧禁锢着,让她的挣脱不得。她的视线飞快地往上移,看到一个线条坚硬的下巴,然后是一张紧抿着的薄唇,俊挺的鼻梁,最后与一双眸子对上。

  

  冰冷的眼神中带着探究和煞气。

  

  楼柒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就像是地狱冥王,那眼神中的冰冷和煞气几乎能够把人给冻杀了。

  

  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

  

  “靠!!!”楼柒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血红的眼眸!竟然是血红色的眼眸!这是什么妖怪!还是得了什么病!

  

  腰间的铁臂蓦然收紧,像是要将她紧紧地勒进怀里。楼柒感受到了一种绝对的强悍力量,这是属于男人的力量!但是,去他的,她以前单挑十个壮汉都能立于不败之地,谁来告诉她,现在她竟然挣脱不开一个男人的束缚!摔!

  

  喷火地盯着那双眸子,她愤愤地道:“喂,满身冒血的红眼君,还不放手!”

  

  那双妖异的眸子突然在她的瞪视间,涌出了鲜血,然后顺着眼角缓缓流下,两行血泪与脸上、身上所有的血珠汇在一起,滑落。

  

  楼柒倒吸了口凉气,呼吸瞬间不稳了。啊啊啊,这到底是什么人啊!真是该死地诡异!“你……”

  

  旁边突然闪出一道身影,来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暴怒了。

  

  “主子!该死的女人,敢碰我家主子,你给我去死!”一声怒喝,那男人快得惊人地伸出手抓向楼柒的肩膀,五指扣入肉的力度,让楼柒痛得皱眉。

  

  “鹰,放手。”

  

  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那叫鹰的男人动作一下子僵住了。“主子,你能开口说话?”声音竟然是万分地惊诧,带了点明显不敢置信的颤抖。但他紧扣着楼柒肩膀的手立即松开了。

  

  绝对的服从。

  

  “扶我起来。”

  

  鹰立即听从,但是动作轻柔得像是在扶起一个易脆的瓷花瓶。楼柒瞪大了眼睛,这时才发现自己刚才是趴压在这血人身上,而鹰把他扶坐起来,他竟然没有松手,紧紧地搂着她,将她也带了起来。

  

  姿势很诡异……

  

  血人坐在地上,她跨坐在他腿上,腰被他一双铁臂紧紧地锁定,就这么被紧抱在怀里。他上身不着寸缕,她全身湿透,两只浑圆肉包毫无缝隙地贴在他满是鲜血的胸膛上,这时才发现他的强壮,因为在他怀里她显得太娇小,脸只到他的肩。

  

  血人动了动,一掌移到她臀上,她向自己怀里按紧了些,他只穿着一条白色已经被染红了的丝质亵裤。

  

  如此流氓!

  

  楼柒很愤怒。

  

  “我XX你个圈圈!放开我!”咬牙切齿,要不是看他满身血,嫌脏,她一定露出她的一口坚固小白牙,咬断他的喉咙!她本来是很恐惧的有木有,但是血人的两句话却奇异的让她的恐惧烟消云散了,如果是妖怪,没有这么磁性的声音吧?

  

  但不是妖怪,却是流氓!

  

  鹰很惊骇。

  

  “主子……”

  

  “鹰。”血人低沉的声音中同样带着惊诧,“抱着她,我不痛。”

  

  月色很清很亮很美好。

  

  荒山中三人齐齐沉默。

  

  楼柒抬起头,瞪着这冒血珠流血泪的红眼君,很努力地消化着他的话。

  

  鹰单膝半跪在旁边,双眼瞪得像牛眼,见鬼似的看着她,同样也很努力地消化着主子的话。

  

  血人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在他这个角度望下去,那白色的怪异的衣服敞着领口,一片起伏的雪白……还有深深的沟。有鲜红的血渍染在一边起伏上,然后顺着那坡度,滑进了那深深的沟里。

  

  那是他的血。

  

  有细微的风声响起,接着几道身影飞掠而来。

  

  “主子!”

  

  “出了什么事?”

  

  “鹰卫,你竟然让人碰到主子!”

  

  几人如出一辙,厉声喝着便要上前去抓楼柒,鹰一跃而起拦住了他们,喝道:“她能给主子止痛!”

  

  几人顿时像被点了穴,呆住了。

  

  楼柒听到这里也消化了一些,这血人是患了什么怪病,会出血,流血泪不说,还会很痛?然后去他妈的见鬼了,抱着她可以止痛?她什么时候成了止痛药了?活了二十年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止痛的功能!

  

  正要怒斥这无稽之谈,她却猛地发现另一件让她心头狂跳的事。除去这个血人,身边这几个男人竟然都是穿着古装!

  

  头束发带,身着劲装,束袖腰带绣着古兽纹,脚穿长布靴,最离奇的是腰间还有佩剑!

  

  还不等楼柒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血人突然抱着她站了起来,全身气息骤冷,“准备抗敌。”

  

  话音刚落,几名侍卫就立即收起了所有的震惊,仿佛像是排练了上百遍一般,四人分于他前后左右,拔剑对外,气息沉着。

  

  鹰足尖一点,身形突然斜窜而出,落在后面不远的一株茂密的树上,掩住了身形,但是在楼柒这个角度能够正透过枝叶缝隙,看到他右臂前伸,臂上架着一小型驽,对准了前方。

  

  另一男子则上前两步,呈先锋姿态,整个人就如同一剑一盾。

  

  楼柒讶异,在这一刻她看出来这几个人的实力,但是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能让他们这般严阵以待?他们是在被追杀?

  

  “红眼君,打个商量如何?”楼柒小小声地道:“你看,我是一个弱小无依的小女子,你要是一直抱着我,等会打起来我肯定是累赘,不如你把我放下,我先躲起来如何?”

  

  只要把她放下,等会双方打起来,她就能够趁乱逃脱了。

  

  红眼君低头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不答应?再接再厉。

  

  楼柒再要继续游说,一阵空灵的歌声突然传了过来。

  

  唱歌的人嗓音雌雄莫辩,唱的不知道是哪里的方言,楼柒听不懂。但是那歌声却如月下静谧的清风,轻轻拂过耳帘,又如少女的素手,调皮地撩起清凉的湖水,或如三月的夜雨,细细滴落在窗外的芭蕉,又仿似江南烟雨中袅袅娜娜地走来一位二八少女,手里撑着的绸伞轻轻转了一转溅出来的雨滴,和她轻轻的笑语。

  

  楼柒沉浸在这美妙的歌声中,有丝疑惑,这么好听的歌,为什么红眼君一行要这样慎重地准备抗敌?

  

  她转头,望向歌声来处,以为能看到美貌侍女扶飞轿而来,然后散着五彩花瓣,轿中美人如玉,令人陶醉。但定神却见清亮月色下突然十几道黑影飞扑而来,那一张张脸孔苍白如鬼,眼圈深黑,目光阴狠,眦牙粲粲如僵尸,挥舞着一双骨瘦如柴的手,那指甲长约十厘米,修得极尖,画着血红甲油,简直如同梅超风。

  

  楼柒吓得不轻,差点忍不住要尖叫出声。谁这么恶趣味!唱这么美妙空灵的歌,却派出这么一群梅超风式僵尸!

  

  要不要这么坑爹!

  

  抱着她的手臂却再度收紧,红眼君沉沉道:“捂着耳朵,闭上眼睛。”

  

  “啥?”楼柒还在歌声与僵尸的冲击中回不过神。红眼君的脸却渐渐模糊,渐渐模糊,他身上的血腥味却越发浓了起来,楼柒眼神慢慢焕散

  

  一张鬼脸骤然扑面而来,森森的尖刀发黑的唇,阴森森地就要朝她的鼻子咬来!

  

  楼柒这一惊非同小可,但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啊啊啊!那张鬼嘴张得大大的,不是要咬她的鼻子,而是朝她的咽喉咬了下来!

  

  “锵!”

  

  一声剑与剑的相击,声音清脆,楼柒心头巨震,眼神顿时清明,咬向她咽喉的鬼头一下子烟消云散!

  

  是幻觉?

  

  一只阴白的鬼爪突然向她狠狠地抓了过来,带着阴寒的风。

  

  楼柒睁大了眼睛,这可不是幻觉!

  

  血人身子一转,那只阴白的鬼爪目标立转,长长的指甲往他的脖子刺了过去,如果这一招得手,血人的脖子一定会出现五个血洞!

  

  “找死!”

  

  旁边的侍卫立刻以剑当刀向那只手砍了下去,只听卜的一声,那只爪子被生生砍断,五根手指齐齐掉落在地上,楼柒死瞪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就见血人抬脚,踩下,将那五根手指踩扁,辗。

  

  “呕!”

  

  楼柒觉得自己要吐。

  

  但是未等她吐,两个“僵尸”同时抓向旁边一侍卫,一人扣住他一条手臂,同时一扯!楼柒尖叫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能够想像得到,这一扯之下,那侍卫的两条手臂肯定会被生生扯了出来!

  

  血人目光一凌,将她往背上一甩,突然飞起一脚朝一个”僵尸”踢去,同时,一手闪电般地击向他的脖子。

  

  楼柒骇然之下却是下意识地搂紧了他的脖子,双腿牢牢地缠住他的腰,生怕自己被甩下去。

  

  咔嚓的两声,一人被他踢飞了出去,但是在飞出去的同时他的指甲掐紧侍卫的手臂,尖利的指甲在飞出去时将他的衣袖都划开了,还留下几道深深的伤口,差点见骨。

  

  另一声咔嚓,是扣着侍卫另一手臂的人颈骨被血人生生击断,他的头一下子就垂了下来。

  

  楼柒背上突然一痛,然后她便被一股力量扯离了血人的后背,血人猛然转过身,但是楼柒却见他身上的血珠加速冒了出来,他身形一震,陡然倒在地上,整张脸都扭曲起来了,竟然像是剧痛难忍。

  

  离了她,他连站都站不住?楼柒惊惧地看着血人在地上抽痛的模样。

  

  “主子!”树上的鹰连发几驽,阻住了冲向血人的僵尸。

  

  楼柒被狠狠地抛了出去,重重地摔落在地上,震得心脏都要碎了。

  

  一个“僵尸”怪笑着俯身看着她,伸手抓向她胸口,声音像刀割:“处子的心肝好吃……”五指成爪,利甲已经触到她的心脏部位,尖端眼看就要刺入皮肉。楼柒已经被这超出认知范围的变故搞懵了,这“僵尸”要吃她的心!吃她的心!!!

  

  “啊啊啊!救命啊!”她尖叫起来。

  

  “救她……”沙哑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响起,似乎两个字都说得很艰难。

  

  剑光一闪,卜嗤一声,黑色的血喷了楼柒满脸,腥臭得让她要呕。“僵尸”被一脚踢飞了出去,但是那整齐被切下来的那只手却还抓在楼柒的胸口……

  

  一只断手……

  

  一只指甲长长尖尖的断手……

  

  一只喷着黑血的断手…。就这样挂在她胸口上!!!

  

  “啊啊啊!”楼柒再度尖叫。

  

  “闭嘴!”鹰飞冲过来,一把提起她,向血人那边丢了过去。

  

  楼柒的愤怒开始盖过了恐惧。你母亲的!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三次被摔了!但是低头一看到胸口挂着的那只惨白、黑血、长指甲的断手,她又想尖叫了!

  

  就算不害怕,她能觉得恶心吗!

  

  所有侍卫都在跟那些“僵尸”苦战,剑影寒芒,黑血飞喷,僵尸鬼哭狼嚎,让人打心底感觉到颤栗。美妙歌声早已经停歇,但是楼柒这时也不怀念了,那歌声分明有致幻作用!

  

  “过…来……”血人倒在地上,流着血泪看着她。

  

  楼柒真心想哭。

  

  红眼君,我对你也不敢亲近好么!

  

  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啊?流血泪的红眼君,要吃人心的“僵尸”,留出来的是黑血!她感觉到了上天对她森森的恶意啊,怎么就把她丢到这种鬼地方了?

  

  要是这个时候楼柒还不知道自己穿越了,那就真的蠢死。可是她真心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让穿越大神看得起的,她只想大吼一句,求别坑!求让她回去!现代虽然空气极差人极冷漠,但好歹处处笼罩着科学之光啊!

  

  现在这里那些能在半空飞的阴阴嚎叫着挥舞着爪子时时要挖人心的僵尸到底算个什么事啊!

  

  一阵腥臭又飞扑而来,楼柒有了经验,立即就地一滚,那只尖利的爪子嗍的一声直直插进她刚才躺着的土地,一绞,尘土飞扬,竟然被他抓出一个小坑来。那“僵尸”松开手里白抓着的那块泥土,侧头对她咧嘴一笑,两个尖利的白牙间,竟然拉扯出一条鲜红肉丝。

  

  楼柒腹腔里顿时一阵翻腾。

  

  我靠!

  

  这家伙该不会不久前真的刚吃了人肉人心吧!

  

  眼见那家伙又朝着自己扑来,楼柒顿时尖叫,一翻身,手足并用地朝红眼君爬了过去。二者相衡,满身流血的红眼君赢了!

  

  四名侍卫一直在跟“僵尸”拼杀,但是始终不离红眼君四周,将他紧紧地护着,楼柒爬进他们的护卫圈,一屁股跌坐在红眼君身旁。

  

  虽然四周还是杀气腾腾,腥臭阵阵,但是很明显地她暂时安全。

  

  侧脸一看,却见红眼君全身颤抖,手紧紧地握着拳头,森森白牙死死咬紧,那双血红的眼睛瞪着他,血泪汩汩。

  

  “你很疼?”她瑟缩了一下,看他这样子也很渗人好不好!但是再瞄一眼那些嘶叫着的“僵尸”,她心里打了个突。

  

  红眼君至少有一群看起来是正常人的手下……

  

  已经飞扑过来共同抗敌的鹰突然转头对她暴喝了一声:“死女人!抱着主子!”

  

  “你丫的客气点!”楼柒顿时怒了。

  

  “抱着主子,否则我把你丢给他们生吃了!”鹰对着她阴森森地笑,同时,手里的驽飞射,一箭射进一个飞扑过来的“僵尸”,黑色的血喷了出来。

  

  楼柒打了个寒颤。

  

  相比起来,还是红色的血正常!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是很惜命的!立即转身拉起红眼君,闭上眼睛心情壮烈地将他搂住。

  

  男人健壮的身体搂入怀,一开始只觉得他浑身都在颤抖着,但是很快他就安定了,同时,楼柒感觉到一股肃杀气势自他身上传了出来。

  

  她睁开眼睛,惊讶地看着他。

  

  而同一时间,沉煞也看着她。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女人竟然真的可以止他的蛊毒发作之痛!很好,很好!如此,他便有了争取的时间!

  

  周围哀嚎声声,腥臭血气弥漫。那些“僵尸”被屠杀殆尽,遍地尸横,残肢断臂。

  

  天际,吐出了一小片的朦白。

  

  天快亮了。

  

  楼柒听到所有侍卫都长长地松了口气。

  

  “主子,是否离开此处?”鹰问。

  

  “走。”

  

  红眼君当先一步,转身向山里走去。

  

  鹰等人在后面跟上,望着他大步而行的背景,感动得眼泪哗哗。

  

  “没想到主子在十五也能行走自如了……”

  

  众侍卫点头如啄,附和。

  

  “名字。”

  

  “啊?”楼柒看着抱着自己的红眼君,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楼柒。”

  

  “从现在开始,你跟着我。”

  

  “……”楼柒把到了嘴边的跟你妹的四个字默了默地咽了回去。初来乍到,她什么都不知道,两眼一抹黑啊。那些像僵尸一样的人,还有多少?或者说,这个世界还会有其他的什么东西是原来那个世界中没有的?

  

  楼柒很忧伤地地想,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孤身行走在这样的江湖,那得多危险啊。

  

  这些人至少实力还是很强悍的,是不是?

  

  “红眼君,你们……”是什么人…。

  

  话还没问出口,红眼君气息一冷,瞥了她一眼,道:“沉煞。”

  

  “啊?”

  

  “我的名字。”红眼君这三个字让他十分不喜。

  

  “沉……”

  

  “女人,你该不会真敢直呼主子的姓名吧?”鹰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主子,爷,帝君,三个称呼你选一个!”

  

  楼柒出离愤怒。一眼瞪了过去,“名字是你家主子自己告诉我的!如果不是让我叫,他何必告诉我?还有,你!你一个侍卫,我跟你家主子在说话,你插什么嘴!边去!”

  

  其他几名侍卫目瞪口呆。

  

  鹰卫自小跟在主子身边,可以说与主子是兄弟之情,而且因为他冷酷毒舌,这么多年就没有人敢对他大呼小叫的,现在这个女人竟然叫他“边去”!胆识过人啊……

  

  鹰冷眼看她,“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主子的侍女。”

  

  “我谢谢了!”楼柒翻了个白眼,她是怕死,但并不代表她愿意为了活着出卖尊严,侍女?那是什么玩意!她堂堂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美少女,怎么可能当侍女!当下就拍了拍沉煞的肩膀,斜睨着他道:“放我下来,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去过我的独木桥……”

  

  “呵呵呵呵,姑娘这话在下替你改一改如何?应该是你走你的阳光道,他们走他们的奈何桥。”

  

  突然响起的声音,温和如春风拂过耳边,但是楼柒却突然生出一缕危险的预感,这声音竟然虚无缥缈让人听不出方位,像是在苍穹笼罩而下,哪里都可能是那人的所在。

  

  在这声音刚响起之初,六名侍卫立即就将沉煞紧紧地围在中间,张开披风,形成了一个帐篷,把他们彻底遮挡住了。

  

  月光被挡住,楼柒全身绷紧了,搂着她的手臂也紧了紧,她贴在沉煞血粘粘的胸膛上,那血腥味让她皱紧了眉,伸手就想推开他。

  

  “不想死的话就别乱动。”沉煞的声音沉沉。

  

  “你没听他刚才的话,明显是不会杀我,他是来杀你的吧,跟着你我不安全。”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楼柒还是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

  

  沉煞突然冷笑,“你要不要试试?”

  

  话音刚落,他竟然一振臂立即用力将她抛了出去!


分享到:

相关文章